?
特别推荐

美洲野牛

百鸟云雀

鱼类

大家都在看

蜜蜂

  我放下筷子,大声斥责道:

  我放下筷子,大声斥责道:"你懂什么?越来越逞脸了!"

  我能做的也只是空头安慰几句,便匆匆而回,事后,他身体略略好了一些时,并没有改 变他煮食小动物的习惯,只是不敢再把癫蛤蟆掷进铝锅里就是了。至今,他那口破了边沿的 铝锅模样,在我记忆中形象仍十分清晰:...[详细]

  这些年,"爸爸"这两个字对我越来越陌生。随便和谁讲话,我都尽量避免这两个字。最怕人家问起我的爸爸。在妈妈面前,我更不敢提爸爸。不得不提的时候,多是用"他"和"那个人"来代替。她能懂。我有一个爸爸。但这个"有"字应该用过去时态,是历史了。可是"爸爸"这两个字对我又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呀!这吸引力不会过去,不会成为历史的。我常常希望有一天能和爸爸一起去看一场电影。或者一起去溜冰?下棋也行,五子棋。我常想,要是我们一家三口人走在马路上,人家一定会羡慕的:"看这一家人多幸福啊!"

  “这个嘛……改造思想就得要对自己狠点!”...[查看全文]

蝾螈

  这个苏秀珍,多会唱高调。她当然不想归队,因为她对文学从来就没有什么兴趣。对她来说,她现在的地位是任何"家"都不如的。

  此外,另一件被他预卜到了的事情,就是在他那天倾吐忧伤之情不久,山西作协的杏绵 大姐,便又有书信飞来。她说,作协评论家李国涛,与劳改局的头面人物有些往来,近几天 内将去询及有关这方面的政策问题。信中...[查看全文]

热门文章

黄嘴白鹭

  村上的人也许不知道,也许知道。总之没有人去告密。

  人在后面被泥水溅成泥人。...[查看全文]

热门文章